• 唯有良知 烛照未来——纪念索尔仁尼琴诞辰
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11-28 21:04 | 秀站网 | 点击数:
  •  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

      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

      但愿他们原谅我

      没有看到一切

      没有想起一切

      没有猜到一切……

      ——摘自《古拉格群岛》扉页

    20121117124801_副本.jpg

      11月12日,是俄罗斯作家、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93岁诞辰。索尔仁尼琴对于世人的意义,想必我们都已默然于心。对这位作古于本世纪初的老人,我们称他为“索翁”。敬仰他,是因为他一个人仅用一支笔就敢同一个超级大国的专政机器作斗争。

      在前苏联时代,他是被极权政府流放的“持不同政见者”,苏联解体以后,他又成为西化民主派的反对者,痛责西化之路导致了人道状况与自然生态的退化、以及心灵与环境的恶化。

      在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,他手里还拿着批判的武器,从对苏联极权主义的批判,转向对俄罗斯西化的批判,矛头直指戈尔巴乔夫、叶利钦两人。此举,令人思之匪夷,在他,却是一贯的风格。

      开历史的倒车

      索翁最近出现在中国的一本书里——《倒转“红轮”》,这书名或许是向索翁著作《红轮》致敬,而又特显庄重,很有点“反者道之动”的意思,若持异议,“倒转红轮”也可以说是“开历史倒车”。

      历史的车轮,并非总是“滚滚向前”,似乎古人比我们更懂得这一点,老庄哲学就反对将文明的样式越做越大,尤其反对将政权越做越大,号召人们回归自然,也就是“倒转王轮”。

      “王轮”滚滚向前,追求天下观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”在通往大一统的道路上,“王轮”势不可当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谁敢去“开历史的倒车”?

      索翁荣归时,苏联方死,代之以独联体,正可谓“红轮已死,黄轮当立”。如以“红轮”喻苏联以示赤化,那么“黄轮”就表示独联体已经“枯黄”,似秋风中落叶。

      红轮前面已无路可走;黄轮又偏离了俄罗斯发展的历史轨道。何去何从?需要重新思考。索翁毕其一生都在思考,不在现代性里思,而在本源处考,不是以一个现代化的学者身份来作专业性的思,而是像两千年前文明开化的先知那样,从人性上思,为民族的命运考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英国人看乾隆盛世:经济永远屈居于政治之下 下一篇:改变中的女儿国
  • 相关 女性健康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